谁是最爱朱一旦的人

从前人们提到朱一旦,鲜少有人知道背后的张策;直到最近,连搜索引擎的自动联想都在“朱一旦”后面加上了“张策”的名字。

在最新一期视频《我和我的朱一旦》中,“朱一旦”IP的核心创作者,曾身兼策划导演编剧和“灵魂配音”的张策向老东家朱一旦正式告别。

曾记得去年8月,朱一旦受邀参加活动,在现场,与朱亘同行的张策被工作人员拦下,因为场馆里“朱一旦”的座位只有一个,张策需要坐在观众席。没想到主办方常规安排、无心之举,让张策很受伤:“这个世界喜欢皮囊,不喜欢灵魂。”

10月16日凌晨,@朱一旦的枯燥生活 发布一条短视频:“这一次,我想做自己。”朱亘首次在《朱一旦》系列作品中使用了自己的原声。

场面与去年11月份直播时很不一样,质疑朱亘本人声音OOC跳戏的人少了,不少网友点评“原声大碟”“好听”。

8个小时后,张策在微博宣布离职,称自2020年10月1日起已经不再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策划、导演、编剧、配音,从原公司辞职。张策与朱一旦和平分手,甘苦自知,尽管如此,朱一旦展示了顶流之势,铺天盖地的网评分析离开了张策“没内味儿”了、分手就是双输。

张策适时地发布了《我和我的朱一旦》,不仅满足了大家的八卦欲望,还适时地推介了一波自家的新公司。

圆脸和啤酒肚,细边眼镜背后是一双圆眼,眼神平静,似笑非笑,偶尔有些空洞。这一形象已经深入朱一旦全网1000万粉丝心里。

张策面对这个形象萌生出灵感:这个人有钱、有闲、生活无聊。接着他把亘字一分为二,“一旦”诞生了。

2019年6月11日,抖音出现了《朱一旦》系列的第一条短视频,当时谁也没当回事,包括朱亘的公司,甚至第二天上班才有人想起来看一下数据,结果只过去了一夜,点赞量已经破了20万。“一直涨,几条发出去有5、60万(粉丝),再之后有破百万的趋势。”办公室里传出兴奋的尖叫:“这个火了,这个火了!”

粉丝规模的激增,也让朱一旦迅速被粉丝起底。朱一旦的演员兼老板朱亘,被证实拥有十余家公司,横跨文化传媒、电子电脑、贸易等多领域。

这满足了全网对朱一旦的期待:朱总是个霸道总裁,拍视频用的劳力士真是朱总的,甚至有自媒体称他是“大财阀”。

张策回答的最多的问题,也是网友和媒体最关心的:网上流传朱亘的财阀身份是否属实?尽管从企业的数量和体量来看,朱亘并不是真正的富豪级总裁。

张策一直不想明确否认,只是回答:“朱总非常有实力。”作为朱一旦IP的核心创造者,他不想破坏网友心中朱一旦的形象。

张策可能是最爱朱一旦的人。曾有一名潮玩设计师想与朱一旦合作,张策险些当面翻脸。设计玩偶推向市场。谈及朱一旦的形象如何设计,谈话间,设计师表现出轻视。

张策问:“你给我说说,朱一旦的标签有哪些?”设计师答:“枯燥。”“还有呢?”

设计师答不上来。张策拉出一长串:Polo 衫、劳力士、内八字、笑容……这些细节大都来自于张策对朱亘的创意包装,是属于朱一旦的独家定制。“因为刚才听你说的,你对设计有多么自信,但好像非专业的都是白痴一样。朱一旦是我创造的人物,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观众逐渐发现,朱亘并不等于朱一旦,“朱一旦的故事并不是朱总的故事,只是我想象出来的。”朱亘生活中的真实情况,张策不关心。

张策曾坐在咖啡厅里指着陌生老妇人,煞有介事地跟记者分析:“这个老太太的面相是比较内向的、严肃的,她应该比较有文化,你看她的眼镜。但她的婚姻应该并不幸福……”

记者对他的相面技能很惊讶,他才说“我瞎编的”——他并不好奇那位老妇的真实状态,“我只是给你演示一下。”抓住观众对人物的第一感觉,加以发挥利用,在搞笑类短视频创作中这种敏感异常关键。

在张策看来,剧本的创作很简单——有一个骨架,加一些通俗的情绪,加一些人物的身份,再输入理念和论据,一集新的剧本就出现了。

比如《朱一旦》某一期视频中,朱一旦躺在床上,用手机调出了自己名下4S店的监控——白天得到奖金的员工明知买不起名车,却仍带着妻子煞有介事地选车,最后不得不找个理由落荒而逃。朱一旦“笑出了朱叫”。

视频中买不起还要看豪车的故事,其实来自张策和妻子的真实生活,张策勇于自嘲,也直面包括自己在内的小人物群体,在平凡生活中的滑稽挣扎。

但是这份“简单的工作”,也让张策疲惫不堪。去年朱一旦刚火起来,正值张策的孩子出生,妻子张译文说:“他白天拍摄,凌晨4点起来给孩子喂奶,喂完奶开始写剧本,8点出发去上班。”2019年下半年,《朱一旦》更新频率越来越高,张策的面色开始发灰、长痘,明明是酷暑的天,他却称身子发冷——“这就是社畜生活。”

更新到三十集左右,张策开始讨厌不停地把小人物“送去非洲”,他需要不断地产出原创新梗,而不是把一个冷饭反复咀嚼,直到恶心。视频百期之后,张策感觉越来越难:“最初的强设定会反噬你,慢慢就把自己搞得心烦意乱。”

最爱朱一旦的人,往往也最怕看到批评的声音,张策就很受不了看到“水平下降”几个字。

张策在视频中解释离开的原因,第一点就是:我太累了。天才不允许自己平庸,哪怕休假的时候,张策非常努力地想要忘记未完成的剧本,但它像一个噩梦出现在每个空隙。

开除十佳员工,当着销售冠军的面奖励销售亚军,动不动就把员工发配非洲,一言不合就把正常人送进“一旦精神病院”,在视频里,朱一旦随意操纵别人的命运。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老板朱亘的生活并不那么单纯枯燥,操纵别人命运更是不着边的事情。

罅隙就体现在日常工作中,很多人还不知道,朱一旦当着销售冠军的面奖励销售亚军,还曾经造成过张策和朱亘之间的误会。

这段视频创作之前,因为朱亘没有给张策的微博点赞,张策问朱亘:我觉得你在打压我,为什么你表扬别人不表扬我?“我觉得他想藏着我,不让别人知道《朱一旦》是我做的。”

后来误会解释清楚,朱亘不仅给他点赞,还在公司内强调了张策的功劳。张策又写进了剧本里,朱一旦用他枯燥的配音说:“从他洒脱的坐姿不难看出,他是搞定这个项目的重要功臣。作为老板,我立马当众唯独盛赞了他的功劳……很快,他从团队核心,到光杆士兵再到全员公敌,比我期望的还快。”

“韩信帮刘邦打下江山,还是被解决掉了。”张策曾经说,他与朱亘的想法有分歧时,还是得听朱总的。公司的另一个大金主王布斯则直接评价张策离开是“钟会之乱”。

可悲的是韩信和钟会的结局都很不好。站在分手的岔路口,张策更倾向于,朱亘是个好老板、好演员。

从B站视频的数据来看,《我和我的朱一旦》成了张策的爆款视频,离开并不都是坏事。可是对于短视频行业,就像张策视频中说的:“如果因为我的离职,创作者开始对老板充满敌意,老板开始对创作者充满戒心,那还怎么一起做出好的作品。”

知微数据《掉粉、舆论唱衰、数据下滑……朱一旦与张策分手后是否走向“双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