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品味《方长》人气作家安东尼:做菜不是创造美味而是追忆和分享

原标题:专访|品味《方长》,人气作家安东尼:做菜不是创造美味,而是追忆和分享

他看过了山川河海,却仍用着最简单的态度生活。文字世界里的他,温柔而治愈;但在生活中,他却喜欢待在家里,摆弄花草、看书、做饭……他就是安东尼,一个喜欢烹饪的作家,一个喜欢摆弄花草的美食家。这十多年里,安东尼完成了墨尔本的学位,学了烹饪,和朋友做了设计工作室,他的故事更被拍成了电影上映。

安东尼,国内极具影响力的治愈系偶像作家,同时具有作家、厨师、设计师等多重身份。

在他的书里,大部分记录着琐碎的日常,偶尔迸发出一些闪现的灵光和感悟。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呈现着这个复杂世界里不可多得的美好。他创作过很多部作品,这其中《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I》被改编为电影登上大银幕,由著名影星周迅首任监制,并被《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热推。“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系列一经出版,便席卷了各大畅销排行榜,是安东尼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

他还对经典童话《小王子》进行了翻译。《小王子》是无数人的床头读本,安东尼自然也不例外。最初接下《小王子》翻译的时候,安东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它看似是一本简单的书,文字也很短,但因为它特别经典,很多人都读过,市面上也已经有各种各样的版本,很多人都翻译过,所以,如果真的很爱这本书,难免会在翻译前期有一丝紧张。”安东尼说。他希望翻一本不太一样的书,翻译成自己想要的,为读者呈现出自己想象中的小王子的样子。

当谈及哪一部作品让他感触最深,或许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对他而言,每一部作品都是在记录他的一段生命。

安东尼出生在大连,大学选择去墨尔本修习金融,但金融并非他的第一志愿。他曾经在一次采访时提及,“曾经特别想去中国农业大学,可能受童年影响比较大,想学种花种蔬菜,家里人也没反对。只是没考上。到现在,我也还想学种花种菜,可能再老一点会去做吧。”

然而,去了墨尔本以后,发现在这边学金融、会计的人特别多,但他却不喜欢激烈的竞争。在这些年里,安东尼喜欢上了做菜,并体会到了做菜的真正意义。他认为,做菜不是寻求和创造美味,而是追忆和分享。他觉得做厨师不错,是一门手艺,能让自己吃好喝好,同时也不怕没有工作,于是,便换了专业。

在读大学出去之前,安东尼从未做过饭,他至今仍然记得临出去的时候,他的妈妈给自己准备了电饭煲,用毛巾包住中国菜刀,在家中狭小的阳台,教他做葱油饼的样子。后来出了国,对做饭这件事,实在是无从下手。

安东尼真正开始接触厨房,是从厨师学校和工作的饭店开始的。后来有了自己的公寓和工作室,和好友Jess Harry 组建了团队,“我们想做一个项目,就是每周五都邀请一个朋友来工作室吃饭、聊天,这个项目的名字叫‘quarter’。来吃饭的人有害羞的国外理发师、以色列算塔罗牌的阿姨……听这些‘特殊的客人’分享他们的故事。从那时候起,养成了请朋友来吃饭的习惯;也是从那时起,有了创作《方长》这本书的念头。”

《方长》是安东尼的最新力作,它可以是一本菜谱,因为书中包含了各式佳肴的制作方法,有西方的海鲜烩饭和冰岛羊汤,也有东方的馄饨和乱炖,俨然一副中西合璧的架势。然而,《方长》也不只是一本菜谱,因为每一道食物的背后都承载着安东尼的独家记忆。因此,它更像是是安东尼的私人食物日记。

书中,有伴随着童年与母亲回忆的白兰地鸡肝酱;有留学时与严厉大叔间关于蘑菇的趣事;有与好友在国外旅行时关于豆腐的尝试;有适合做在阳台,穿着短裤,配着冰啤酒的大虾与溏心蛋;也有家庭版三鲜馄饨的坚持……

食物,它蕴含情感。如同音乐一样,可以封存记忆,气质照样可以。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舌尖上的气质,它会记录下那时你的心情,开心与不开心,记录下你的成长,记录下你生命中的人,给你做饭的和陪你吃饭的。因而,每一道食物,包含一段记忆,也代表了人生经历的成长。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当我们聊起食物时,心开始变得柔软、热乎起来,食物不再只是单纯果腹充饥的物品,反而被我们赋予了一种情感。当我们因为吃到一个熟悉的气质而泪流满面时,才最能感受到食物的“魔法”。

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食物却是共通的,它蕴藏在人的味蕾记忆间,随时做好触发人内心的情感的准备。这与《方长》的初衷,不谋而合,用单纯的食物唤醒人们内心的情感,享受食物的美好。

书名叫作《方长》,实在颇有意思,而其背后也确有可以延展的某些深意。安东尼在书的序中坦言,新书称之为“方长”,一方面不论从最早有和大家一起吃饭印象的农村家里,放到炕上用的小桌,还是现在经常在墨尔本或者上海家里招待朋友的大桌,都是方方长长的样子。方长的餐桌见证了他与食物和他人的纯粹关系。

另一方面,这本书里做过的菜,去过的厨房,吃过这些菜的朋友,也都来自天南地北,并不是能经常见到的。能在一起吃一顿饭,其实是很难得的缘分。这个名字,是安慰自己,这些曾经的旅行,举杯共饮的朋友,都可以来日方长,而不是一期一会。

做饭,请朋友来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如安东尼说的,“有句话说 ‘若要一天不得安,请客;若要一年不得安,盖房;若要一辈子不得安,娶姨太太’,是有道理的。每一次朋友来吃完饭,离开之后,面对这些盘子、碗、杯子、锅,我都会想,下次出去吃吧。但第二天一早,就又开始问朋友,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书中的食谱从几百个选项里筛选出来,食谱分为西餐和中餐,适合不同的情境和需求。整理完食谱,安东尼把它们打印出来,和照片放一起,做第二次更改。看着这一沓厚厚的稿子,一张张翻过去。他的脑子里出现的不是一道道菜,而是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和生动鲜活的情景,“我想这就是我喜欢做饭和朋友分享最主要的原因吧。”

这本书,说它是一本食谱,安东尼调侃“有点心虚”,“我上学时候用的教材食谱,是非常精确的,什么时候大火,食材多少个、多少克,都是非常精确和反复测验过的。这里面的大部分菜,尽管我都反复做过,但因为性格的原因,写出来的时候可能还是不够细致,经常出现‘一把若干’的字样。如果你是认真而又谨慎的人,看这个食谱估计会非常困扰。不过,我也想通过这样的写作方式帮你放松下来。在我看来享受做饭的过程,比做出来一道完美的菜要重要。”

在各人的食谱中,你会发现,许多看似简单且日常的菜式被精致地安排其中,比如炸鸡蛋、烤苹果、烤土豆、色拉、营养的西兰花等,但安东尼却认为,简单和美味,两者并不矛盾。

每当被人问起“最喜爱做的一道菜是什么”时,安东尼总会给出同一个答案:色拉。这个回答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之外。“我喜欢做色拉,是因为它很日常,而且每次做起来都可以有不同的搭配。我害怕做重复的东西,比如,我看着一个食谱烹饪,也不会一步步跟着按部就班,可能看一遍,掌握一个大概,就合上了书开始下手了。”他解释道。

安东尼曾说,“希望读者们在读了这些东西之后能对生活有一些正能量,或者是能看到一些美好的东西吧。如果他们有这种感受,就很开心。”就像《方长》,安东尼只想简单地让每一位翻开这本书的读者,可以从里面找到自己喜欢且有信心操作的菜式,正如他所希望的,“如果你看了这本食谱,对吃这件事更有兴趣了一些,并且又能掌握几道拿手的菜和朋友们分享,就是我最想要看到的。”

由于疫情反复,各个城市都鼓励大家“就地过年”,新春佳节不归家的年轻人,不如学几道快手菜,与朋友们一起分享美食的乐趣。最后,附上《方长》中几道适合亲友团聚的佳肴快手食谱,让我们一起感受食物的魔力。

用料:1杯蔬菜高汤、8只大虾、半根胡萝卜、1小段芹菜、2个蒜瓣、少许藏红花、少许橄榄油、少许茴香、半个洋葱、少许白葡萄酒、1杯半意大利烩饭米、2大把蛤蜊、1把小海虹、1小块黄油、少许盐、少许欧芹叶

1. 大虾去头去壳,虾肉待用,将虾头加入胡萝卜粒,芹菜丁和蒜末爆炒后,加入蔬菜高汤,煮沸后改小火待用,之后的使用过程里,高汤也一直是热的;

4. 将少许白葡萄酒放入烩饭米中,边煮边搅拌2分钟,把浸泡好的藏红花汁(连同藏红花)倒入;

5. 加1大勺高汤,边煮边搅拌,直到汤汁完全被米吸收,重复这个过程直到米粒变软;

用料:500克西红柿、1个紫洋葱、少许橄榄油、3个蒜瓣、少许百里香、少许辣椒碎、少许盐、少许黑胡椒粉、4杯量蔬菜汤或鸡汤、少许新鲜罗勒、1盒冷冻酥皮、1个鸡蛋、1杯奶油、1勺牛奶。

2. 烤盘里倒入橄榄油,放入洋葱、蒜瓣和百里香、把切好的西红柿均匀铺满,再次淋上橄榄油,轻抓几下,使橄榄油均匀覆在西红柿表面,烤箱预热200℃,烤30-45分钟;

4. 加入少量辣椒碎、盐、黑胡椒粉、倒入4杯鸡汤或蔬菜汤,再加切碎的新鲜罗勒,煮大约20分钟;

6. 超市买来的冷冻酥皮,事先放入冰箱冷藏,使其略变软,取一张,用一个略大的碗倒扣,用刀顺着碗边,划出一个圆形酥皮;

7. 将蛋清和蛋黄分离,取蛋黄部分,加一勺牛奶,搅拌均匀,用小刷子刷在圆形酥皮上;

8. 将西红柿汤盛入小碗里,把涂了蛋液的酥皮覆盖在小碗上(蛋液面向上),按紧酥皮边缘;

用料:6个鸡蛋、少量莳萝叶、2勺柠檬汁、8根芦笋、少量欧芹、少许白胡椒粉、少许海盐、1/4杯橄榄油

3. 在水里加盐煮沸,放入芦笋,煮3分钟后取出,放入冰水中30秒后取出、沥干;

5. 将少许莳萝叶和欧芹点缀在鸡蛋上,淋上柠檬汁和橄榄油,最后撒上少许海盐和白胡椒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