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昭:她不仅是史学家也是文学家却被后世女权主义者猛烈抨击

写完标题这几个字才想起,这曹大家是谁,可能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但说起班昭,知道的人便多起来了,而知道这三个字如何正确读,却好像又是一个大问题,它自古就有争议,因为按古韵来读,应该读作“曹代姑”,但反对之声也是多多,因为这大家一词,暗合博学多才之意,直接按现代音来读似乎更为准确,算了算了,不多说了,一是没什么意思,二是太复杂,还是按正常来读就是了哈,尽管也许会有些假老练对你进行更正。

金星之上,有一个陨石坑,名叫班昭陨石坑。它命名来由就是为了彪炳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史学家班昭作《天文志》的功绩。

学文学的都知道“两汉文章两司马,南阳经济一卧龙”;但学历史的也有个“三班两司马”之说,三班就是班昭的父亲班彪、兄长班固以及妹妹班昭;而两司马则是西汉的司马迁与北宋的司马光。

读东汉一朝时,总有这样一种感觉,那皇帝外戚地一众人物自是在史书上是大书特书之人,除此之外,若按家族论,这班氏一族所占比例不说仅就其次,至少也是名列前茅,有列传的如班彪和班超,加上祖上的班况和班稚一堆,更有这今天要说的班昭,那真是一个很彪悍的家族。对了,应该还有一个,那就是班婕妤,不太了解哈,就是成帝时作《团扇诗》那位,有感觉了吧。

班氏一族中最有当属班家这几兄妹,班固修《汉书》这个大家都知道;班超那更是大名鼎鼎,“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两个成语皆由他而出;而这班昭就更是了得了,她在兄长班固死后续修《汉书》,她是华夏有史以来第一个修史的女历史学家。

班昭,又名姬,字惠班,陕西咸阳人。东汉女史学家、文学家,十四岁嫁同郡曹世叔为妻,故后世亦称“曹大家”,她博学高才,其兄班固著《汉书》,未竟而卒,班昭奉旨入东观臧书阁,续写《汉书》。其后汉和帝多次召班昭入宫,并让皇后和贵人们视为老师。她对祖国文化事业有着突出贡献。

这班昭结婚是够早的,十四岁就结婚了,但她老公的名声却不为世人所知,他似乎除了有个才女的妻子外,什么也木有了。就如同那后世赵明诚一般,只知道他是李清照的老公,其它也就是依附在妻子名字后的一个符号了。但凭感觉来说,班昭如李清照一样,前期的婚姻生活应该是很美满的,因为我在所有相关的字里行间中,没有找到半丝不幸福的字迹。

但是,她虽然没有如李清照那样,经历乱世之痛,却同她一样,也许时间更早些,她的先生突然就弃世了。因为没有任何记载,所以,我们只能猜测,班昭在青年时期,这个满腹经纶而生性娴雅的女子,就开始了她的寡居生涯。

奇怪的是,她没有选择再嫁,年纪青青就守寡,这应该有什么理由才是,在那个时代,重新找个心仪的人过日子,是没有任何障碍的,缘何这班昭就坚守孤独呢?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对爱情的忠贞,理由应该只有一个,这个世上,没有她能看得上的人,一个让她敬服,能配得上她的男人。

可能是班昭的名气在当时就很大,她被召进了皇宫,因为她曾经是曹世叔的妻子,所以宫中的女子都称呼她做“曹大家”。从此,皇宫中多了一位带着萧索味道,才气逼人的清丽背影。

当时的朝廷是邓太后垂帘当政,也是一个政治大家,很爱学习。因此,很喜欢博学多才却又生性安静娴雅的曹大家。她先是让宫中所以贵妇人拜班昭为师,继而宫中所有女子皆可来听讲,再继而又将皇家旁系子孙不分男女,全部集中在皇宫里学习各种知识。一时汉宫之中出现了“左右习诵,朝夕济济”的局面。

现在有很多文章都把邓太后同班昭视为闺蜜,而把班昭看作是“闺蜜干政”第一人,其实,这个有些夸张了。邓太后在有些问题上咨询班昭的事是有的,但远达不到“干政”的地步,史书对此也无记载,邓太后对班昭是很尊重不假,但要把她看作如韩国总统朴槿惠,放纵和任用闺蜜干政,那应该是属于博眼球的词句了。

东汉是一个短命皇帝多多的朝代,既然这样,那不可避免的就会出现“太后摄政”或“宦官弄权”。但如果说邓太后是班昭的学生,似乎也不太说得通,更不要说班昭能参与管理国家的核心事务中去。之所以会出现什么学生,什么闺蜜一类的说法,无非是史书上曾经记载过两件事,一是她为其哥哥班超求情,让朝廷同意班超返回故土;二是邓太后的哥哥借母亲去世之际,想激流勇退。在邓太后拿不定主意时,咨询过班昭并采纳其建议。就这两件事,难道就能作为“闺蜜干政”的由头啦,这也太勉强了吧。

再说了,大家都知道,班昭是写过《女诫》的,这是后世女子教育的经典读本。其中对妇女的定位是代表了班昭的思想基础,即使由此来看,她就不是一个能去“干政”之人哈。

班昭最大的功绩,在于续作《汉书》。这书的写作始于其父亲班彪,可惜没写多少篇幅就去世了。他的遗愿由儿子来继续完成。儿子班固也是一个出众的历史学家,他开始继续写《汉书》。可是,班固也未能完成,因为他被一桩谋反的案子所牵连下狱,最后竟死于狱中。

多年以后,年逾五十的班昭接过父兄的笔,开始整理,续写《汉书》。他在藏书阁经年累月,孜孜不倦地阅读了大量史籍,核校父兄遗留下来的散乱篇章,经数十年的光阴,一部由班彪起头的煌煌巨著终于完成,而班昭,一个女性的名字,也因此彪炳史册。但她却也很是谦恭,在这部史书上,从来都是标注着作者为班固,自己的名字却不着一字。

《汉书》虽先后经过几人之手撰写,但读起来却“后先媲美,如出一手”,十分和谐。除整理、续写《汉书》外,班昭在传播和普及《汉书》方面,也颇有贡献。《汉书》问世以后,班昭名声大振,连大儒马融等也都拜倒在她的门下,接受她的教授和辅导。

班昭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史无确切记载,但都说她是活了七十多岁去世的,在当时也算是高龄老人了,毕竟古代人寿命相对不高。邓太后感念她对国家的贡献,身穿素服表示哀悼,并派人给她办了葬礼。

班昭倡导的女性观念,成为了中国古代妇女的行为准则,她写的《女诫》作为“女四书”之一,极大地禁锢了女性的思想和自由,影响了中国历史一千多年。也被后世女权主义张烈抨击。

其实这《女戒》本是用来教导班家女儿的私家教课书,说它是书有点不是太确切,它仅有千余字,说它是篇文章来教导家中女性兴许更合适些。不料此文传出后,京城世家争相抄诵,不久便风靡宇内。就内容而言,实是开“男尊女卑”理论系统教育之先河,但我相信,班昭开始并没有想到会对中国传统思想教育中,起到这样大的影响,也许,这并不是她的初衷。

班昭不仅是史学家,也是文学家;不仅是一位博学广识的学者,也是两千年来中国才女第一人。至于有人源于“闺蜜干政”,还给她冠之“政治家”的头衔,就实在有点言之无据,夸大其辞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