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恣意潇洒的班昭写的《女诫》为何成为后世压制女性的凶器

说起班昭,这个人可能很多人并不是很熟悉,她虽然是东汉著名的才女,但在古代历史上的知名度可能并不高,不过如果说起她的祖姑母和她的两个哥哥可能大家就不会陌生了。

班昭的祖姑母就是西汉时期汉成帝那位著名的班婕妤,无论是才华还是美貌或者德行,在历史上都是非常出众的。

而她的两个哥哥知名度则更高,一位是史学家班固,如果说班固大家还不知道是谁的话,那么海上丝绸之路大家一定不会陌生,早在几年前我们就开始提倡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对于现代中国经济的发展,都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而最早、最详细的记录海上丝绸之路航线的就是班固,他所写的《汉书·地理志》中记载了非常详细的海运路线,为中国古代海运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后世这本书也是众多的地理学家们争相研究的。

另一位哥哥就是班超,汉朝的名将,他投笔从戎,为大汉王朝建立了诸多的功绩,曾经抗击匈奴、出使西域,为汉朝扩大了不少的领土面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名将。

班昭也继承了家族的优良基因,成为了东汉时期著名的才女,而除去她的两个哥哥之外,她的父亲也是著名的史学家,名为班彪,据说他也曾经帮助班固撰写《汉书》,但后来因为班彪和班固先后去世,《汉书》并没有完全编写完成,可以说,完成《汉书》的编写是班昭的父亲以及兄长的未达之业。

因此,在他们去世之后,班昭就在经阁孜孜不倦地阅读大量史籍,整理父兄遗留的手稿,主动请求让她来完成《汉书》的后续编写。八表就是班昭补写而成,而且除去对《汉书》的编写之外,班昭的一生的贡献程度也并不比她的两个哥哥以及父亲要差。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并且是一个作为女儿身的人,她除去了这些辉煌之外还书写了一本名为《女诫》的书,这本书更加的推崇所谓的女子德行,在实际上却是压低了女性的地位,压制了女性思想和自由,被现在很多人称为是糟粕,推崇的思想也并不为人所称赞。

也就是说,班昭所写的《女诫》一书与她的种种经历都是不相匹配的,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悖的。

那么,为什么书香门第出身的班昭能写出一本压抑女性的书呢?这是什么样原因导致的?本篇文章,我们重点分析一下这个问题,看一看班昭写《女诫》一书,主要目的到底是什么?究竟是我们现代人对于《女诫》这本书理解错误,还是班昭的原意就是错的?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来看一下班昭个人经历。我们上面对于班昭的出身已经有了简单的介绍,可以说她是出生于史学世家的,父亲哥哥都是著名的史学家,也是那个时代有头有脸的人物。

班昭更是参与了《汉书》的写作,她以女子之身来参与史书的撰写,在中国古代是亘古未有的事情,更何况,她所书写的史书还不是无关痛痒的书,《汉书》可是本朝汉家的历史书籍,记录的都是朝廷发生的事件,是要被后人当作正史去研究的。

而班昭又是主动请求参与《汉书》的书写,并且得到了当时皇帝的认可,从这一点上来看,班昭她本身就是一个极具才华以及自信的女子,如此,至少柔弱这个词与她是毫无关系的。

毕竟,她能够得到皇帝亲自的点名去书写本朝的发展历史,甚至当时的大儒马旭、玄学家郑玄等人都对她的才华极其仰慕,并且不惜跪拜在她的门下听取教诲,所以说,其可谓是出入公卿之门,一生都才高望重,挥洒千秋,同时也荣誉滚滚,恣意而行。

那么,她又为什么要写《女诫》呢?要知道这本书,其实并不是皇帝要求她去书写的,她没有来自朝廷的压力,也没有受到逼迫,而是自愿去书写的,甚至于当皇帝听说她写《女诫》,希望她将这本书的内容教给后宫妃嫔的时候,班昭也有些不情愿,并且要求在教导之外还要教授天文、地理、历史等知识。

所以,班昭绝对不是一个思想非常固执而且封建的人,当然,我们从她的诸多经历当中就可以看到,其也绝对不会是一个企图压抑女性的人,那么,导致她写《汉书》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这本书在最开始是班昭用来教育自己女儿的。也就是说,《女诫》其实是一个特殊的家庭环境下的读本,为的只是给特定家庭的特定人去观看研读的,绝对不是去压制女性的凶器,即这本书对于班昭来讲其实是一个历史的误解。

如果班昭知道,这本书会成为后世人们用来压抑女性的武器,那么,她可能就要追究那些盗用她名义的人的责任了,毕竟班昭本人就与她在书当中倡导的行为相去甚远,又怎么可能会从压抑女性的角度去书写书籍呢?

她本人就是女子,如果整体女性的地位受到了极端的压制,那么,她本人也是受到损害的一方,所以,她的本意其实并不是将这本书写给所有女性的,而只是写给自己女儿的。

那为什么,她要给自己的女儿施加这样的枷锁呢?这就与班昭的个人经历有关了。我们上面对于班昭的个人经历已经有了一定的叙述,她作为一个史学家,不仅看到了自己这一生的世代炎凉,对于之前很多朝代的起伏也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

对于她自己来讲,其实已经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她可以不去纠结身边人对她的各种评论,毕竟她的地位摆在那里,她的认知,才华等等也都摆在那里,她有骄傲的资本。同时,在她成婚之后,她的丈夫对她也是非常的尊重,并且班昭的丈夫很早就去世了,去世之后,班昭并没有再嫁给别人。

对班昭来说,她的一生极大的部分都是在自由当中度过的,最开始父亲和兄长对于她并没有太多的约束,反而是教给她很多的知识,让她有了自己思想的能力,后来嫁给丈夫又受到了宠爱和尊重,丈夫去世之后又孑然一身、自由潇洒。

所以说,丈夫的早亡、母族的强大、自身的才华容貌以及上天赋给她独有的运气,让她成为了一个潇洒自在的人,让她的一生都没有被社会的现实所束缚,所以,她才能活成女性的标杆,活成诸多女子追寻的目标。

但在这样的人生经历之外,班昭同时也是一个研读历史的人,她自然明白在父系社会中历史的发展状况,她懂得自从有文字诞生之后的历史是怎样的进程,她自然也清楚女性的地位正在一天一天的被遏制。

所以,班昭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自己的自由洒脱是各个方面的综合因素共同造就的,而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至少在班昭看来,她的女儿就不具备。

班昭认为,她的女儿们没有她的这份才华,没有她对社会现实的认知,没有对人生的那份通透,更不具备处理人情世故的手段,既然如此,她的女儿也一定没有资格像她这样任性妄为,像她那样自由洒脱。

如果她的女儿要向她学习,那么,一定会在这个社会里处处碰壁甚至粉身碎骨,可是,班昭也是一个母亲,作为一个母亲必定是希望女儿能够更好地发展,所以,她才会企图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矫枉过正的给自己的女儿重新灌输思想,希望让她们可以更好地适用当时的社会。

所以,《女诫》这本书,其实是班昭用一种夸张的手段去写的,目的是为了融合自己的孩子在她的影响之下而形成的与才华不相匹配的傲气,并非是去给普通人看的,也并不是用来压制女性的。

后来的历史发展却给了发展《女诫》很好的理由,我们知道,封建历史社会除了是皇权不断加强的过程之外,其实,也是一个男权社会不断攀升而女性地位不断下降的发展过程,尤其是在朱熹之后,女性的地位不说是被压制到了极点,但是女性的生活一定受到了种种的制约。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一本拥有给女性同志施加思想枷锁的书籍,必定会受到很好的推广,要知道《女诫》当中确实充斥着对于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推崇。

《女诫》分为,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它的每一篇章都对女子的礼仪和要尊重的道德刻画得淋漓尽致,并且主张柔顺是女性的根本,服从丈夫等男性是女子应该有的义务,这在古代的历史社会中,对于男权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女诫》就有了发展的环境。

其实我们抛开现代人的思想不谈,在古代的那种社会环境下,《女诫》这种书的诞生并不是只有坏处的。

虽然,我们说对于女性地位的压制是一个长期累积的过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书籍和思想认知,才会导致女性身上的枷锁一天比一天重,但如果我们换一种角度,这种书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也是为当时的女性提供了一种生存的方式。

毕竟那个时候的社会环境与我们现代的社会环境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女性拥有一定的独立意识,拥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和自主行为能力,但在古代,女子的生存多半是依存于男子的,就像班昭的想法一样,对于班昭来讲,她有一定的运气,一定的能力和才华,又寻找到了一个可愿意尊重她的丈夫,愿意支持她的家族。

所以,她可以不用依托于男子就可以生存,但是对于其他女性来讲呢?其他的绝大部分女性不都是还要依托于男子进行生存吗?尤其是那些后宫妃嫔们,如果那个时候的女子有哪一个在那种大环境下,想要如同班昭一样生存,却没有班昭那样的底蕴和背景,恐怕只能像班昭所说的那样处处碰壁,直至粉身碎骨。

所以,在那样的社会里,女性或许除了柔顺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女性的绝对柔顺就是对的,其实如果从一开始就提倡一种平等,可能这样的社会并不会诞生,这样的现象也不会出现。

可问题在于,古代的社会是从生产力不高的状态下,一步一步发展上来的,在依靠人力的阶段里,女性所能提供的贡献和价值一定不如男性多,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再加上生理等各方面的原因,女性所能够创造的社会财富就比较低,那么男性地位的提升一定是必然的。

所以,要想男女平等,首先要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而在当时那种发展程度下,男性地位比女性地位高是一定的,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宣传和思维枷锁的控制,让男性与女性地位的差异超出了一个正常的范围,忽略了女性自身的价值,这样的社会必定是不对的,也是畸形的。

但当时不能够创造更多生产财富的女性们,又要凭借什么去反抗这样的社会呢?所以,依靠着柔顺的观念想法或许是唯一的生存之道,这也是社会的一种悲哀。

因此,班昭书写《女诫》除了担心自己的女儿德行有失、礼仪欠缺之外,也是在认识到女性地位一天天被遏制的历史状态下的一种无奈,当然,班昭的这种方式确实有些极端,也是矫枉过正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知,《女诫》这本书其实从头到尾都不是打着压抑女性的旗号和目的去书写的,最开始这本书只是班昭在她的特定家庭条件下,为她的女儿书写的家庭读本。

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更加适应当时的现实社会,不至于在没有与她对等的条件下,依旧去追寻她所拥有的自由自在,也是她凭借着一颗慈母的心去书写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她的方式不对。

但却无法去反驳她的想法,并且在当时的时代里,没有班昭那样的条件,也绝对不可能拥有她的恣意潇洒。

其实就算是在现代的社会,没有一定的条件同样无法拥有班昭的生存状态,而且不仅仅是女性,对于男性来讲也同样适用。后来,在特定的历史发展状态之下,这本书又成为了父系社会发展的辅佐之物,所以受到了大力的推广,成为在当时那个环境中非常实用的一本书。

所以说,古人所说的话也不一定都是对的,像班昭这样的人所书写和提倡的内容也不一定都是后代人所要追逐的,时代在不停的变化,人们的思维意识也在不停的变化,随着社会和经济实力的不断发展,人们的思维意识也应该向着一个更好、更平等的方向发展。

如果说,当时的社会男女不平等是一种发展的无奈,那么,我们现代人就更应该用更加先进的思维方式去弥补这种无奈,无论男女都应如此,而不是男性希望扩大这种无奈,女性去服从这种无奈,要知道以现在的社会现状,无论男女都各有各的难处。

如此,我们更应该淡化性别的差异,共同奋斗出一个更加良好的未来,而对于前人所留下来的言论,我们则要秉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道理,择优继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