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火了!曾被质疑“谈梦想?配吗!”

下午4点,石学念的抖音号开始收到大量新评论。网友们说,来考古下马布里邀请的2022年首位篮球训练营成员是谁。

那天,前nba球员、北控男篮主教练马布里,这个曾带领北京首钢在cba上拿下四年三冠的明星教练,特意为贵州师范学院学生石学念发了一条视频。

视频中,马布里说:“你的那些经历和你的那些绝杀,让我想起了我的过去……我想邀请你成为今年训练营的首位营员。”

而网友们考古的那条视频发布于去年1月21日。当时,石学念戴着一条市场上最常见的红格子围裙,在自家五金杂货店门前练球,交叉步、转身、运球……视频最后,他的步子趔趄了一下。

这条无意中拍的视频在平台上迅速走红,几万人参与评论。评论的声音多了,总有些不太好听的,有人“质问”石学念,说“梦想?(你)配吗!”。

6月23号,这条评论下多了许多新回复,很多人为石学念打抱不平,“怎么不配了?”“人家为什么不能有梦想?”

看到这些回复,石学念说:“我心里挺开心,还是有人支持我,我的努力、梦想,大家都看得到。”

马布里口中的那记绝杀发生于4月27日贵州师范学院“地区杯”篮球赛半决赛,石学念代表黔东南州一队出战。

在两名对手包夹下,身穿24号球衣的石学念悄悄给队友指了指开球位置,接球后瞬时转身,后仰,跳起投篮,篮球打板入筐,比分反超!

“私下里,我会去模仿这个球,都很难模仿投进去。”石学念说,但他也相信,这样的“奇迹”绝非突然降临。

“绝杀球为什么难,一是比分落后,二是时间特别紧张。看起来是球员有一颗大心脏,其实是源于长期刻苦的训练,然后那一次投篮也就是训练中的一次普通投篮,从量的积累达到质的改变。”

《人民日报》微信公号报道了这场比赛,标题是《那个摆摊的篮球少年,带着绝杀回来了》。

这个标题看得石学念热泪盈眶。过去一年,他常常感到“度日如年”“很难熬”——

打球崴到脚,直到现在还在做康复训练;日常只能保持小肌肉群的训练和高强度的投篮训练(一天投两三百个三分球),其他训练基本上做不了;本来想读体育教育专业的研究生,也来不及复习。

其中,曾让他“耿耿于怀”的是去年比赛受伤这件事。当时,他参加省里的比赛,返校后,发现参加贵州师范学院“地区杯”篮球赛的人员已经组好了队,平日里一起训练的兄弟没有选择跟他站在一起,兄弟成了对手。

“当你成为标杆以后,所有人都想来击败你,对吗?”石学念那时这样理解组队这件事。

他心里带着气,半决赛遇到兄弟们所在的队伍时,豁出命了去打。最后,他带领的黔东南州一队在半决赛中赢了,自己却受了伤,打完比赛就赶去医院。但最终,黔东南州一队还是输给了另外一支队伍,与冠军无缘。

受伤后,石学念想了很多,他和兄弟们交流,“打篮球强调的是集体荣誉感,要全员一条心。我那时是不是有更好的抉择,可以更好地处理这件事,改变最终的比赛结果”。

这跟家乡浓烈的篮球赛氛围有关。不久前,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的一场乡村篮球赛在网上刷屏,网友们惊讶于一场乡村篮球赛竟打出了nba的气势。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甚至转发点赞了这条视频。

石学念的老家镇远县大岭村与台江县只有一县之隔,他告诉记者,“黔东南州有个词叫天亮文化,比赛常常从白天打到晚上,又打到白天,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不管打不打球,只要有比赛,就要去看一看”。

他七八岁时一看到篮球就喜欢上了。上小学时,孩子们在村里打篮球玩。只要打赢了,石学念就觉得很快乐,有时比赛输了,石学念还会哭。“我哭是因为自责,比赛不是训练,训练累了,痛的是身体,比赛输了,痛的是心。”

哭完以后,他练得更狠了。同样一个动作,别人练300次,他能练1000次。

聊到这儿,石学念自然而然地讲起他的偶像科比。2008年奥运会,科比穿的是10号球衣,他后来第一次买球衣也选择了10号。他讲起“曼巴精神”,说科比在事业和家庭上多么让人敬佩。以及初中时,他模仿科比早起练球,看到了“凌晨四点钟大岭村的太阳”。

2020年1月,科比坠机。石学念记得,看到消息后,他不相信。“有人说他跟女儿提前跳伞了,我就觉得他可能还活着”,直到几天后,他流泪看完了追悼会,才接受现实。

比起科比,石学念的父亲关注更多的是马布里。尽管父亲也不怎么懂球,但他知道马布里身高1米83,在nba一众球员里算不上高。他喜欢鼓励1米68的石学念:小个子也能打出头,多向马冠军学习!

“科比和马布里都是1996年参加的nba选秀,当时他以第四顺位被选中,排名比科比都高。”石学念更清楚马布里的天赋多么强大——马布里用自己的招牌动作“杀手交叉变向过人”,可以把2米26的姚明晃倒在地。

直到上高中后,石学念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天赋的差异”。那时,他去广东宏远一家训练营试训,见到很多身高1米8、1米9以上的球员,“他们年龄比我小,已经这么高了,还怎么打?”

当时的骨龄测试结果显示,他会长到1.68米-1.72米之间。教练委婉地说,这个身材走职业球员的道路会很辛苦,不如好好考一所大学。

“职业篮球被称为‘巨人运动’,它有时就是很无情。在天赋面前,我的3分好像解不了渴。”石学念说,“但我不会摆烂,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训练,我觉得当我做好了一件事以后,它会带着我做好其他事。”

他知道,他必须“学会动脑与智取”,才可能赢得生机。他开始越来越有意识地当好后卫的角色,把控整体战术走向。哪怕这个角色需要把球传给别人,不能在意个人得分。

他的好胜心还是很强,但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体面地输”,“就算输了也拼尽全力,向赢得比赛的人表示祝贺,敞开心扉交流,发现问题就弥补”。

今年打完贵州师范学院“地区杯”篮球赛不久,父亲发微信给石学念,让他不要忘了两个人:一个是杨光勇,一个是邓文。

早年间,石学念没有正式的球赛可打。杨光勇是镇远县篮球队的队员,觉得石学念有发展潜力,每次收到比赛消息,都要拉上他一起参赛。

那是一段四处奔波的日子。为了获得赛场经验,石学念没少参加村镇篮球赛。他先是坐大巴车到市区,再换乘,从凯里市到比赛的县上,最后坐摩托车去村镇上打球。

上了初中后,石学念遇到他的另一个“恩师”——大岭学校校长邓文。30多岁的邓文在教育上充满活力,珍惜各类人才。

那时,州里举办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石学念的成绩卡在县里第3名,无法参加县里的集训。校长跑到县里,拍着胸脯对领导说,我们的运动员一定能跑出成绩。于是,石学念才有机会试训。后来,他代表镇远县去州里参加比赛,获得100米短跑的第二名。

比如,县里另一所重点初中邀请他入学。石学念当然知道邀请原因,当时马上要打全县篮球赛了,那所学校希望他代表学校参赛。他最终没有去,“爸妈说,只要好好读书,在哪里读都一样,但你能出成绩是大岭学校培养的,人不能忘恩”。

去年走红以后,有商务合作找上门来,石学念在精挑细选之后,发起了一项“灯光计划”的公益行动。小时候,他早起打球,大岭学校的操场总是黑漆漆的,他想让现在的孩子们可以在灯光下打球。

他还希望把操场修缮一下。7月10日,他和几个伙伴去学校察看,操场上坑坑洼洼,地补过好几次,被磨损得颜色不一、很滑,人打球时很不安全。

察看完操场,石学念和孩子们合唱了一首《孤勇者》,打了一会儿篮球。石学念说,大岭村大部分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务工,他想让孩子们看到“篮球还可以这样玩”,并爱上打篮球。

“它不只是篮球场上的事,打篮球可以磨练人的意志,无论是在篮球场上还是学习与生活中,都需要人拿出一种意志力来。”

这些片段,被石学念记录在了视频平台上,他的发布动态是“好好学习,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很多网友评论了这则视频,其中有一位说,“他们眼里真的有光,在孩子心中种下种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